您当前的位置 :河北舆情频道> 舆情聚焦 > 正文

“钱去哪儿了”叩问“权该如何用”

时间:2014-12-26 09:38:10 来源:河北新闻网

本文摘要:2014年,新华社“新华视点”栏目陆续10次播发追问向公民征收的各类行政性事业收费或政府基金。

2014年,新华社“新华视点”栏目陆续10次播发追问向公民征收的各类行政性事业收费或政府基金。“收得爽快,用得糊涂,去向成谜”,调查后的发现令人触目惊心。而相关部门的回应,不是“仍在进一步研究中”,就是“尚无规定和具体办法”。“钱去哪儿了?”仍欠公众一个交代。

  这些追问包括:近20万亿元土地出让金去哪儿了?民航发展基金用在了何处?住宅维修资金所用几何?涉农资金腐败问题为何频发?科研经费有多少是被真正用在科研上?关乎民生的水、电、汽油价格中,“附加费”为何多多?高速公路何以成为“印钞机”?彩票资金去哪儿了?都是存在已久,社会一直不停呼吁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  一组“钱去哪儿了”的系列追问,不可谓问题不尖锐。以彩票资金而言,用浙江体彩一位内部人士的话说,这是20多年来央媒首次触动这个敏感问题,“也该拿出来晒晒了”。然而,“言者谆谆”的追问,何以只是“听者藐藐”呢?

  这一方面缘于相关部门对媒体报道、公众审视的不适应。作为管理部门、执行部门,一直以来,早已习惯了质问他人,鲜有自身成为被追问对象的可能。这也印证了政府自身改革的迫切与必要。另一方面,却也与权力红利的固化有关。一定程度上,这些行政性收费和政府基金已很难轻易撼动。

  以高速公路收费而言,已到期的公路延期收费,或者换个马甲,以改扩建的名义继续收费。而交通运输部“适时”公布的统计公报,却得出了“总体亏损661亿元”的结论,也难让人信服。尽管审计署已表示明年将审计部分高速公路,但钱去哪儿,恐仍难公开透明。

  问题看似是在讨教“钱去哪儿了”,实则却指向“权该如何用”。归根结底,是政府部门能不能依法行政的问题。而这一问题并无任何讨价还价、博弈退让的空间。这本身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。

  其实,并不是不可以有行政性收费,而是这样的收费必须满足诸如标准合理、依据合法、过程透明、去向清晰等要件。换言之,应该体现充分的公开透明,而不能一味“闷头发大财”。

  “十问”云云,说到底表明了社会公众一种普遍的不满情绪。回应这种情绪,纾解这些质疑,仅仅以“研究”、“等待”之类的拖字诀来应对,显然不行。根本之策,还在于搞好顶层设计,强化内部监管,彻底公开信息,扩大公众参与监督。

  同时,还要坚持推进改革,以改革约束权力,以改革矫正改革中出现的政府越位、缺位现象。此外,对于那些公然触碰底线、攫取公共利益的管理者,也要严肃问责。

本文关键词:
分享到
更多

““钱去哪儿了”叩问“权该如何用””相关新闻